English
 
副刊主頁文化歷史世界風情生活時尚飲食健康醫療衛生留學移民教育園地文學世界藝術長河長篇連載人物


珠寶陶藝家的煎熬淬鍊

【大紀元4月17日訊】﹙自由時報記者凌美雪報導﹚第一次見到蔡爾平,他手上拿著一個個約莫巴掌大的昆蟲造型珠寶,幾分靦腆地對人解說成為「旅美珠寶陶藝家」的心路歷程。那些珠寶乍看猶如真實的昆蟲穿上珍珠綵衣,精密的燒陶技法,搭配金屬緞飾,使每一件作品都散發著琉璃般的光彩。蔡爾平的陶藝珠寶設計之路,也如每一件繽紛流麗的作品一樣,是經過多時的煎熬淬鍊轉化而成。


現代雕塑轉型「陶質琉璃珠寶」
  在美國打出「珠寶藝術家」的一片天空,如今還在長島親手打造了一座內涵比公園更精采的私人花園,蔡爾平談到讓他在美國由貧窮翻身的「陶質琉璃珠寶」設計時,竟然情願被稱為「工藝家」,而不是「藝術家」!

 他認為工藝比藝術更貼近每個人的生活,實際上,如今博物館內傳世的文物精品,最早出現時不也是當時人們所使用或收藏的裝飾品?

 這個眼光獨到的珠寶藝術家,來自北港一個知名的醫生世家,是諸元醫院創辦人蔡深河的後人,學醫的蔡深河也精通書畫,育有三子,蔡爾平是老二,承襲了父親的藝術天分,棄醫習藝,併進一步赴美深造。

為了不想做一位只能仰賴家庭經援的「藝術家」,蔡爾平結束美國的學業之後就矢志自立更生,與妻子一同在異鄉開創夢想中的藝術天地。然而最初「真的很窮」,所謂創作天地不過是一方租來的小房,學現代雕塑的蔡爾平居然連擺放作品的空間都沒有。

 後來蔡爾平轉念想到,藝術作品不應受限於重量或體積,關鍵在於理念,於是,在雕塑上的造形訓練以及繪畫中培養的色彩觀念,後來都濃縮到巴掌大的珠寶裡。但是,這樣的生活還是窮,所以,蔡爾平選擇「土」為創作材料,越來越有心得,於是先到街頭擺攤子賣,後來賣進博物館。

 蔡爾平的陶質琉璃珠寶多以昆蟲動植物造像,他曾如此形容在北港農村長大的美感經驗,「華麗的雕樑畫棟、建築結構、庭園佈局……長年耳濡目染的結果,造就我以工藝為一生的志業,尤其以其中的交趾陶、剪粘對我的陶藝事業有決定性的影響。可是真正對我有如宿命般塑造了我的命格,是雕刻壁畫裡的花蟲鳥獸!牠們不是彫蟲小技,牠們是一種來自大自然的野性呼喚!有如寶玉鑽石般鑲嵌在我童年的歲月記憶深處,成為我生命的成份。」

 從小在農村長大的記憶,讓蔡爾平對自然環境的動植物有很深的感情,因此,他的作品中開始出現螳螂、蜥蜴、蝴蝶……等,一只只造型栩栩如生,不同的是幻化了更繽紛的琉璃色彩。


家族共同打造老家新生命
 雖然長年定居美國,蔡爾平每年至少回台兩次,並不疏於與家族兄弟的來往。蔡爾平的大哥繼承父親衣缽成為醫生,弟弟則管理諸元醫院的行政工作。但兄弟們都不乏藝術的素養,這也是蔡爾平始終相信藝術要能生活化的原因。

 蔡爾平的父親蔡深河不僅喜歡藝術,也喜歡園藝,誠如諸元醫院所揭示的:「這家醫院是以智慧和相互信任為基礎,以哲學為骨架、科學為肌膚,讓悲憫流貫其中,並且藝術美化她。」

 蔡深河在自家庭院的三甲地種了上千種植物,有的來自南洋及中南美洲。蔡深河過世後,全家人決定以此為基礎,把老宅與庭院變身為熱帶叢林裡的博物館。

 為了實踐父親以藝術來美化住家的遺願,不僅三兄弟都投入老宅庭院的更新工程,自己的子女們也都各認養了一塊「創作的區域」,經過多年時間的雕砌,老家有了新面貌。

 大部份人對這棟宅邸的新外觀,第一聯想都是「高第」,西班牙白淨的圓拱建築,飾以繽紛愉悅的馬賽克拼貼牆面,還有融入庭園的北非沙漠粗獷雕堡形式,使這房子從任何角度看都亮眼。

 細看還各有內涵,如仿梵谷《夜間咖啡屋》的馬賽克拼貼畫,延伸而上,彷彿也看到《星夜》,《星夜》為背景的外牆小窗上飾了紅屋頂,兩旁雕植在牆面上的樹木停著夜鷹;二樓露天陽台,俯看像一個悠閒的海攤,也可直接欣賞樓下的庭園景致,是全家人共享黃昏、品味生活的好地點。

 在蔡爾平的努力下,長島的大花園與老家的綠園城堡遙相輝映,近年來,蔡爾平往返兩地,留在台灣的時間也多致力推廣庭園美化與善用植栽重塑自然生活空間的觀念。

 蔡爾平用「我的三把土」來形容受到大地滋養,並回餽於自然土地的情感,他說:「我常笑說我是靠三把土安家立業的土人,很土的,沒土就如魚水,有如被拔離土地的樹,真不知怎麼活才好!這三把土就是鄉土、陶土和園土。」(http://www.dajiyuan.com)

4/17/2005 2:56:24 PM

紀元導航主編信箱推薦給朋友打印機版
相關專題

  • 人物
  • 藝術




  • Why^M pay full retail for inkjet supplies when you can save between 50%-80%?
    Check the
    best deal


    © 2000-2004 Epoch USA Inc